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ouyangyunfei11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从农村走出,城镇中长大,在城市里成长,写作中提高,人生中成熟,历经艰苦,酸甜苦辣咸五味尝尽,走遍东西南北,写遍天下地上,悲喜同在,荣辱共存,貌不惊人,忠厚实在,善良可爱,广交朋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慧 姐(小说)中篇  

2012-03-16 06:59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慧 姐(小说)中篇 - 欧阳云飞 - ouyangyunfei11的博客
    胡常德一边走一边看手里握住的新房钥匙,心里那个激动,就像是猫舔一样舒服。他嘴里不住地念叨:“这是真的吗?这是真的吗?这套住房真的属于我了吗?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大肉饼啊!”他使劲拧了一下自己的大腿,疼得他只打哆嗦,胡常德才相信这是真的。他转念又想:“慧姐把房子让给了我,我怎么报答她呢?给她送钱,她肯定不会要,给她买礼物,买什么礼物才能价值一套房子呢?慧姐前三次都把住房让给了困难户,一分钱的礼也没有收人家的,何况我呢?”

 胡常德一边走一边在想心思,抬头看到老婆邢桂花站在自己的面前。邢桂花小心地问:“老头子,你见到慧姐了吗?”胡常德说:“见到了。”邢桂花说:“她愿意把房子让给我们吗?”胡常德连声说:“愿意愿意,慧姐二话没说,就同意把房子让给了我们。你看,这是新房的钥匙,是慧姐亲手送给我的。”他一边说一边高高举起手中的钥匙。

 邢桂花惊叫了一声,说:“啊!这也太容易了。慧姐把房子轻易的让给了我们,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猫腻?她会给咱要多少礼钱?是三万还是五万?”

 胡常德说:“慧姐不是那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。我打听过了,她前三次把住房让给了三个老师傅,家家都准备了好几万元钱送给慧姐,她不但不要一分钱,还帮助他们装修房子娶媳妇。这都是真的。”

 邢桂花说:“你既然这样说,我也相信,咱们如何报答慧姐的恩情?”  

 胡常德感叹地说:“是啊,我心里一直在为难,慧姐把住房让给了我们,送钱她不要,送礼她不收,这番恩情如何报答呢?”邢桂花说:“慧姐这样贤惠的人真的很难遇到。老头子,如果慧姐以后遇到什么事或者麻烦,我们一定帮她。”

 胡常德说:“你放心,我以后也会帮慧姐的。”说完,他拉住邢桂花的手,兴奋地说“走,咱俩去看看新房子。”邢桂花高兴得合不拢嘴,说:“好,好。”

 二人手拉手往前走,胡常德也是太兴奋了,一时大意,竟然把马大炮的那封信掉在了地上。

 这封信正好被路过的马涛拾到了。他看到竟然是自己二叔的信,很是惊奇,这封信为什么会落在这里?公司所有的信件和报刊,邮局投递员都会送到传达室,传达室再送给办公室分发。按常理,这封信应该由办公室的人直接送到二叔的办公室,为什么会落在这路上?难道是办公室的人偷看了信的内容故意丢失的?马涛仔细看了看信,完整无缺,没有一丝撕破的痕迹。他犹豫了一会,就把信封打开,抽出信纸一看,不由大吃一惊。这封信是马大炮的小蜜沙娜娜写给他的情书,温柔缠绵,肉麻之极。沙娜娜是在北京读书的大三学生,美丽时尚,年轻漂亮,马大炮非常喜欢她,常常去北京看她。这个沙娜娜很是浪漫,最喜欢给马大炮写信倾述衷肠。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故意把这秘密信件丢在路上,用心何等险恶?如果不是我第一人捡到,这爆炸性的新闻,会叫二叔丢人显眼的!

 马涛来到马大炮的家里,马大炮刚刚吃过饭。马涛看到二婶去厨房洗刷碗筷,轻轻地对马大炮说:“二叔,我有重要的事给你说,你看在哪里说好?”

 马大炮说:“什么事那么重要,你就在这说吧。”马涛说:“二叔,是……是沙娜娜来了——”马大炮没有等马涛说完,急忙捂住了他的嘴,拉住他走进了卧室,然后把门反锁了。

 马大炮紧张地说:“沙娜娜真的来了吗?她在哪里?”马涛说:“二叔,沙娜娜没有来,她给你寄来了信。”马大炮闻听,紧张的情绪顿时平静下来,说:“信呢?”马涛把信从口袋里掏出来递给马大炮,马大炮脸一沉,阴沉沉地说;“你为什么拆我的信?”

 马涛说:“二叔,这封信是我在路上捡到的,早已被别人拆开偷看了。”马大炮闻听,惊叫道:“啊,是谁竟敢拆我的信,吃了豹子胆了!妈的,我看他不想活了!”

 马涛添油加醋地说:“二叔,我怀疑这封信是赵慧最先收到的,拆信的人是她,丢信的人也肯定是她。”

 马大炮恶狠狠地说:“你分析得很对,除了赵慧没有二人敢拆我的信。我要好好的整治她,叫她知道马王爷长了三只眼!”

 马涛说:“二叔,公司总经理杨晓勇重病住院,危在旦夕。你目前主持公司的工作,何不借此机会除掉赵慧,叫你的女儿马娟取代她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。这样一来,公司就是姓马的天下了,谁还不敢尊重你?”

 马大炮把大拇指一竖,赞道:“好计谋!明天我就找赵慧的麻烦,叫她吃不了兜着走。等我取代了杨晓勇总经理的位置,我就提拔你当副总经理。”

 马涛说:“二叔,小侄的前途今后就全靠你了。”马大炮“哈哈哈”连声大笑,说:“你放心,有我在,你也会飞黄腾达的。”

 第二天八点,上班的铃声刚刚响过,慧姐就接到了马大炮的电话,叫她到副总经理办公室去。

 慧姐来到马大炮的办公室,开口就说:“马总,昨天有你一封信,我来给你送信你不在,我就把——”马大炮把手一挥,阴沉沉地说:“你就把我的信私自拆开偷看,然后丢在大路上,是不是?”

 慧姐闻听,心中立马明白胡常德昨天下午肯定不小心丢了信,不知被谁捡到了又送给了马大炮,才有这样的误会。慧姐心想,信已经丢了,不要再连累胡常德,马副总经理有什么意见就对我来好了。慧姐平静地说:“马总,我没有把信亲自交给你,这都是我不好。但是,我没有私自拆你的信。”

 马大炮冷笑了一声:“你还敢狡辩。”他把一封撕开的信狠狠地摔在写字台上,厉声说道:“你看,这封信是不是你拆开的?”

 慧姐急忙说:“马总息怒,马总息怒。我确实没有拆你的信,我用我的人格和良心向你保证。”

 马大炮“哼”了一声,说:“你私自拆开我的信件,侵犯我的人权,你说说,你的人格和良心还值多少钱?”

 慧姐说:“马总,我——”

 马大炮说:“你不要再说了,你的人格已经不适合再当办公室副主任,我现在就宣布免你的职。今天你就到第一仓库去当保管员,永不重用!”

 慧姐含泪吞声,说:“那好,我到办公室交代一下,然后就到第一仓库去报到。”

 慧姐的话刚刚落地,胡常德一步闯进了马大炮的办公室,向马大炮弯腰鞠了一个大躬,说:“马总,昨天下午是慧姐把你的信交给了我,叫我转送给你,是我不小心把你的信丢了,这是我的责任。要罚要剐,任你随意处理,与慧姐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马大炮看了胡常德一眼,冷冷地说:“胡常德,你就是一个木工,有什么资格转送我的信?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?赵慧已经默认了私自拆看我的信件,我已经撤了她办公室副主任的职务,你就不要再来搅合了。”

 胡常德说:“马总,在你的眼里,我确实就是一个木工,很普通的工人。但是,我有良知和感恩的心,这封信确实是我弄丢的,请你处罚我吧。”

 马大炮说:“胡常德,赵慧对你有什么恩情,你竟然昧心来给她请愿?”

 慧姐说:“胡师傅,你去上班吧,我自己做错了事,应该我自己承担责任。”

 胡常德固执地说:“不,这封信是我丢的,慧姐,我不能连累你。马总,你是贵人,还是副总经理,我再次求你,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慧姐,我给你磕头也行。”

 马大炮将头仰天“哈哈”大笑,说:“我姓马的说话从来算数,绝不反悔,撤除赵慧办公室副主任的职务,这是板上钉钉,谁也改变不了!”

 胡常德说:“马总,你真的要撤除慧姐办公室副主任的职务?”

 马大炮斩钉截铁地说:“正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慧 姐(小说)中篇 - 欧阳云飞 - ouyangyunfei11的博客

 

 

 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0)| 评论(7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